岳母真来劲【完】(作者不详)



我和岳母之间的性关系是非常美妙的,我和岳母发生「关系」实际上是两人
主观的,心照不宣的意识行为,这种愉悦的母子「关系」,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
也许是我和岳母的前世缘分吧。

  我与我老婆从大学就认识了,当兵的时候常常要北上看她,每次都住在旅社
里。

  自从岳父知道以后,她便要我老婆告诉我去她家睡不要浪费(她家有四间房
间,平日岳父当警卫晚上不回家睡觉,所以可以空一间房间出来)。

  于是我就顺利睡在岳父的房间(我住她家这段时间,岳父跟岳母睡在一起),
每次我都利用她们睡觉的时候,偷偷的跑到老婆房间,老婆会将被子掀开,让我
钻进她的被里,两眼发浪的直向我凝视。

  这时我开始半按半摸的按摩着老婆的小穴,我把腿放到老婆的身体下,让她
的屁股抬起来  于是我又把她的内裤拉下来,开始玩起老婆的小穴来,我不时
地把手指伸入老婆的小穴里,她的淫水也弄了我一手,于是我一鼓作气的脱下她
的内裤,也把她的上衣也脱了。

  这时我的弟弟已经坚硬好久了,似乎要撑暴内裤了,我也迅速的脱去了衣裤,
光着身子扒上了床。

  我抓着老婆的乳头和自己的乳头不断的摩擦,亢奋的感觉让我全身蔓延着,
我手握着坚硬的阳具朝老婆的阴道插去。

  随着阳具的插入老婆呻吟的更大声了,我快速的抽动着阳具,而阳具也灵活
的在阴道内上下活动着。

  老婆的呻吟也有节奏的跟着阳具的抽动而变化,不多时阴道内射出一股淫液,
淫液射在我的龟头上,我全身一阵刺激。

  此时,我发现门外好像有人偷窥,虽不知道是谁,不过相信她即可能全程看
着我老婆被我奸淫的过程。

  隔天起床,我再吃早餐的时候,岳母一直要我多吃一点,这样才有体力,应
付平日部队的活动等等的话。

  虽我不知道是否是她在窥视,但也引起我的注意,真想能有机会把岳母勾引
上床,让我能疯狂的操她,玩弄她。

  于是我开始每次跟老婆怍爱的时候故意不把门全关上,留下一点空间让她窥
视,或是故意穿宽大的裤子让她看我弟弟等等,一些方法来让岳母难以忍受。

  这样子过了几个月,我发现岳母也注意到了我对她的引诱,开始上钩了。

  不时的对我作出一些淫荡的举动,开始询问我是否有跟我老婆的互动,或是
她开始只有我们两个在家的时后,中午睡觉不关她的卧室门,有意无意穿的很清
凉,让自己曝光等等。

  有一天,我因前一天跟老婆在我房间做爱,所以没起床吃早餐。

  忽然有人进了我的房间。我背对着房门,没转过身来,听到岳母轻轻的叫我
的名字,我翻身起来相互看了一会儿,我把被子掀开要她上床。

  她看了我一下,便到挤到床上来,我们盖在被子里,我故意用身体在她身上
摩擦,她没反对,过一会儿我大胆的将裸露的大腿攀上她的大腿,直接用我的弟
弟顶擦她隔着三角裤的阴部。

  岳母忽然说:「虽然。我常看见你跟我女儿做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
会在床上与你」。

  我一听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颊一阵狂吻,然后再吻上她的红唇,她「哦哦」

  的呻吟着,将香舌伸进我的口中,我先吸吮一阵后再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
我觉得它比我还会吸吮。

  我将一手伸入她的衣服中,摸着真真实实的大乳房,真是美极了!又滑又嫩
还有弹性,两粒奶头被我捏得硬了起来。

  「嗯!不要这样嘛l放手……」

  岳母把我的双手用力推开,娇喘呼呼的道︰「子强!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她嘴里虽然斥责着我,可是没有生气的样子,大概是被我摸得很舒服。

  「你知道吗?你的奶子比你女儿的大;我好想要吃你的奶。」

  岳母娇羞满面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

  「伯母的奶只给伯父吃,还有我的儿女们在小时后吃!怎么能给你吃呢?你
又不是我亲生的儿子!」

  「隔开您儿女不说,它们都已经长大,为什么还给伯父吃呢?」

  「他是伯母的丈夫,他要摸要吃当然给他嘛!」

  「为什么他要摸要吃呢?」

  「你呀!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真像只色狼!」

  「好啊!伯母骂我是色狼,我就做只色狼,把你这只小棉羊给吃掉!」说着
我一手去攻击她的大乳房,一手深入她的两腿之间三角地带,毫不客气的伸进三
角裤里面,摸到了一大片阴毛。

  上身一阵闪躲,双腿夹得紧紧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尽弃,而更加大胆的进
攻,连忙把她衣服钮扣解开,然后再把衣服拉起来。

  啊!丰满略微松弛的乳房,微黑色的大奶头,真是迷人极了。

  我抓住一个丰满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时含住另一个,用舌头舐她的大奶头,
不时的吸吮咬着大奶头的四周。

  大约五分钟后她要脱我的裤子,我就任由她脱下我的内裤,她竟低头将我的
阳具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一下子就涨得她的嘴巴几乎含不住了,岳母一边含着我的阳具,一边拉着我
的手去脱下她身上的衣服。

  而我也将内裤褪到脚踝,露出两腿间倒三角形的阴毛密布,身材虽不如老婆,
但多了成熟女人的风情让我着迷。

  我的手指沿着她那条裂缝来回抚弄,顺着她流出的淫水,发出「滋滋」的声
响,她那阴毛杂乱无章的堆集在一起。

  右手继续在阴毛中前进着,小手指碰到了阴户,我慢慢的把弄着阴蒂,并不
时的将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我也慢慢的在她丰满的双乳上不断揉戳着,并用嘴
不断的吸允着两个乳头,岳母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了。

  我听听的跟她说:「让我把弟弟进你的小肥穴里去痛快痛快好吗?」

  她急忙说「那怎么行呢!我除了你伯父之外,从来没有给别的男人弄过!」

  「好伯母,请您把手拿开,让我玩一下嘛!您看!我的鸡巴胀的难受死了,
拜托!拜托!」

  说罢我急忙扒开了岳母的双腿,用中指不停的向更深处挺进。

  不一会儿中指已经到了阴道尽头,我感到无比的兴奋他要把手指插入子宫内,
但手指似乎已经不够长了,我的中指在阴道内不停的上下抽动着。

  此时沉醉中的岳母不由自主的随着手指的抽动摆动着臀部,迎合着手指的抽
动,嘴里的呻吟也一刻不停。

  这时我觉得是时候了,于是将弟弟慢慢的插进岳母的小穴里,我感觉她的阴
道有点紧迫。

  于是抽出肉棒,挺起身子,再一次进去,就很顺利的深入了,温热的肉璧包
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

  我一边俯下身来玩弄与吸吮她的奶子,一边慢慢的来回抽动,渐渐地,我增
快冲刺的节奏。

  岳母也更加淫荡的叫着:「哦……哦……你好大的鸡巴……太硬了……喔插
的阿姨下面都没空隙……果然还是年轻人的好…小穴好涨……舒服……阿姨被干
得……太舒服……快……快……又顶到花心了……我……爽的快死了……哎……
唉……」

  我的阳具在岳母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插着,感觉到它是越来越湿;她的呻吟
声,越来越高亢。

  这时候的我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老婆的事情,然而岳母双手紧紧
的勒着我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断的颤抖:「不行啦……要泄……泄了……喔……
喔……」我感觉到小穴中一股湿热喷向我的龟头,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阳
具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的,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

  我一边吸着她的奶子,一边插弄着她的小穴,渐渐的,我也感到一股热流急
欲冲出,抽插愈凶,抽插愈快。

  倒在床上的岳母,呻吟声又渐渐地高亢:「不行了……我又要泄……哎哟…
…不行了……又泄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一种从来未有的快感布满全身,我顿时感觉全身发麻,滚烫的精液像火山爆
发般的,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

  事后我拥抱着岳母,「今天我又发现一个秘密。」岳母俏皮地说。

  「什么秘密?」我瞪大眼睛不解其惑。「就是你那大肉棒比你叔叔来得又长
又粗,把我干得死去活来,让我泄了三次,好爽,好痛快,好刺激…你叔叔每次
都不过十分钟就交货了,我还没来得及享受,他就倒头大睡,唉…」说完,她的
脸红得像个害羞的小女孩,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

  「哦,怪不得,我刚插入时好像不那么紧,怎么越往里越紧,原来如此,伯
母的深处还没被开发,花心还没被叔叔摘去,那…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干你,让你
满足,填补你内心的空虚?」我怜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好,好啊,你以后可以随时干我,插我的小穴,我要你做我的丈夫…

  …老公,让我做你的性伴侣「她兴奋得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自从跟岳母做过爱后,我到他家的时候,总是除了跟老婆做爱以外,还要满
足她ㄋ。

  有一次,大家都去上班上学只有我们两ㄍ在家,我们在客厅聊天。

  忽然我把小弟弟拿出来,随手把她抱转过来,跨坐在两条腿上。

  岳母低头看一了我一眼大屌,又红又粗的龟头,让她产生一股昏眩,目光在
也无法移开,一直看着我抓住自己的阴茎,慢慢的上下活动着,另一只手摸到岳
母的三角裤,轻轻的揉压她的阴蒂。

  这样子岳母跨坐在我腿上,一来岳母的三角裤直接压在我大腿上,而是悬空
在我两腿腿间,二来岳母两腿张的更开了,也让内裤里的裂缝张开,感觉到充血
的阴蒂正一张一合,急需要被抚慰。

  岳母抬起头和我目光相迎,我另一手抓着她的手背,将岳母的手放在她自己
的三角裤上。

  我的眼神向她示意要其自慰,我牵着她的手在三角裤上摩擦,岳母受到这样
的刺激,以及肉体的需求,我不自觉的开始隔着内裤,搓揉自己的阴蒂,(这是
她结婚时近三十年,第一次自慰)。

  「啊~~啊~~。」虽然是自己抚弄自己,但岳母还是忍不住发出呻吟。

  我一边要岳母另一只手,套弄我的小弟弟,岳母一直一上一下的帮我套弄着,
我不自觉的发出满意的呻吟。

  或许我满足的呻吟声音,让岳母受到鼓励,对我套弄得更加努力了,而我一
只手用力的压揉她的乳房,用手指捏夹她的乳头,然后用另一只手直接覆盖住她
的阴部。

  虽然隔着三角裤,但我有力的手指,比起刚刚她自己的爱抚,更是一种强而
有力的刺激。

  她全身颤抖,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停止帮我手淫的动作,我摩擦她下部的动
作越来越大,一阵阵快感直冲她的身体。

  原本握住我小弟弟的手,现在正紧紧的抱住我的肩膀,最后忍不嘴感侵袭,
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

  这也贴近我和岳母的距离,我感觉到我的弟弟正顶住她的小腹,我顺势环抱
着岳母,然后将手从岳母的臀部中间穿过。

  持续的戳揉她的阴蒂,但是这样的角度让我的手指直接的触摸到她的穴口。

  过了五分钟从下腹溢出一股股洪流,从她全身一阵颤抖,我知道她在我的手
淫下,达到了高潮。

  仍然处于兴奋状态的我,并没有放过岳母依然爱抚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伯母!舒服吗?」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瘫在我身上的她,低头轻咬我肩膀肉一口,表示回答。

  高潮过后,她全身的肌肤还是处在兴奋泛红的状态,我享受轻抚岳母的感觉,
我的小弟弟仍旧硬梆梆的顶在岳母的小腹。

  忽然我说「哎哟!好痛。」明明不会痛,我还是装做很痛的样子。

  「你这根好大啊。」岳母将身体坐正。

  而岳母经历了高潮的快感,让她在我面前不再矜持,取而代之的是身为人妇
的成熟。

  我注视着我的阳具,轻声的吐出心中的想法,「握起来感觉怎么样?」。

  我一边说,一边又把她的手拉过来,她很自然的握住我的阴茎,并且理所当
然的套弄着我的包皮。

  「好硬喔,跟怪物一样。」她一边套弄一边说出自己的感觉。

  「肾亏才不够硬,我这根很有档头,你不是有享受过。」我得意洋洋的说。

  但这让岳母联想到她老公那就软软的,跟我的这根就有天攘之别。

  我接着我把岳母像玩具一样翻过来,让她双脚着地趴在茶几上,将她的衣服
及胸罩脱下,我从背后抬起她的左腿,拉开她的内裤,将硬梆梆的小弟弟进出她
的小穴。

  她重心有些不稳,但很自然的用腰部调整,在里面潮湿且温暖,毕竟不是青
春少女,但收缩的功力弥补了一切。

  在抽送了一阵子后,我把她抱到床上,正常位、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等等,
她显得纯熟老练,而我也很惊讶今天的情形。

  她在上面扭腰,双乳不规则的上下震荡,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
浪劲让我怎么也无法跟平常的形象联在一起。

  我被她弄得想爬起身来,她却用双手抵住我胸膛,我受了这刺激,双手由撑
着双峰下移到细腰,又是一阵猛烈的上挺。

  「喔……喔喔……」她索性将双手往上勾在背后,将脸上仰闭上眼睛享受。

  终于我受不了了,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右脚跨在我肩上,作最后一次也是
最猛烈、最深入的进攻,「不要射在里面」她也警觉到了我要射了。

  我要她把嘴张开,但岳母却不愿意把嘴张开。

  「快……我快射了……快……」我逐渐加快,快无法控制了。

  她无可奈何张开小嘴,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拔出来,右手抓着插入她的小
嘴,紧接着一股灼热乳白的液体激射而出。

  灌满整张嘴,她含着我的小弟弟已无法说话,嘴角流出白色浓稠液体。

  她想吐出来,我却硬把她嘴角上的精华再送回给她进补,直到确定她全部吞
下后,我才瘫在她身上喘息。

  我们又休息了一会,岳母走到我的桌上去拿面纸来帮我擦拭着老二,而我则
是用嘴及舌头去清理岳母的小穴周围。

  我们也互相服侍着对方穿上衣服,又一起清理房间,岳母换掉了床单并急忙
拿去用冷洗精清洗乾净,晾了起来。

  之后,我们一起坐在客厅,吃着我从外面买来的便当,看着电视剧,亲蜜的
聊着天,一直到岳父下班回家,吃了午餐才各自回房间休息。

  爽死我也!

西西人体 桃色网 哥也色 三级片 成人网 性爱图 插插网 哥哥去